首页 校庆动态 文化活动 校庆征集 魅力一中 留言建议 资料下载 校友互动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活动

六月花开离愁寂

日期:2019-07-26    点击数:  

六月花开离愁寂

将时钟缓缓拨回三年前,时间定格在2016年8月17日凌晨。

在透明资料袋中郑重放入市一中录取通知书,穿着御寒衣物,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消失在大雨滂沱的世界里,心脏不安分地跳动着。前面不远处,市一中气势恢宏的建筑物如同蛰伏的巨兽,在天地间拉开的一道透明的雨帘中缓缓苏醒。我在心中默念着,市一中,我终于来了。

太阳曝晒,我将军训帽又拉低了一些,默默数着脚底草丛中黑色的石子。刚开始的三四天,市一中紧张而又严苛的作息时间表令我茫然无措。晚自习后回宿舍,无法在打铃前洗漱完毕,为此与宿管阿姨费了不少口舌。早晨因为动作缓慢,往往赶不上早饭,空着肚子在烈阳下顶着红彤彤的脸硬撑一上午已是常态。更有甚者,晚自习后回宿舍往往会在偌大的校园里走得晕头转向。在一次差一点莫名其妙闯入男生宿舍后,我毅然决定,以后回宿舍,必须集齐宿舍小分队一起走。

而如今,当我和同学们聊起这件令人尴尬而又羞涩的事情时,得知班里一位男同学当年硬拖拽着一宿舍人去水房打水,结果在他的“英明”领导下,四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提着空壶硬生生走上了大操场去打水,我哭笑不得。

初次认识白校长,是在第一次学生大会上。老师介绍闻名遐迩的白校长时,打趣地说道:“我们的白校长,虽然姓白,可这肤色可不是一般的黑。”大家微笑着鼓掌,我充满好奇地细细打量着这位神奇的校长,这位使市一中大放异彩的校长。只见黑色的西装熨熨帖帖地贴在他的身上,梳理得整整齐齐的黑发好似他严谨得一丝不苟的人生,他很平和地和大家打招呼,但我能隐隐感觉到他身上渐敛却仍可显露的威严和睿智。

白校长,忘不掉,忘不掉您的“好思维,好人生”;忘不掉您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要做什么就做好什么”;忘不掉您的那堂生动的“速度与加速度深刻剖析”的物理课;忘不掉您在节假日仍一栋楼一栋楼地询问学习情况;忘不掉您关心着我们的伙食,我们的休息……忘不掉您严厉却又可爱的每一句教导。

我们精明强干的白主任总是说:“学生是我今生最宝贵的财富。”大家也许会说,这都是教师的老生常谈了,但当看到这样一位年过五旬的长者每天风雨无阻地在卓越广场上督促大家不要迟到;当看到他为了监督大家上晚自习不要满楼乱跑,而在二楼冰凉刺骨的铁皮椅子上坐了一个晚上;当看到他在照毕业照当天,听着2019届全体同学共同为他唱响生日快乐歌,共同喊出那句“补云爸爸,我爱你”时,他深深鞠了三躬时的感动与不舍之时,我们真正理解了他的真心付出。相逢即是缘,是缘分,让我们在最美的时光遇到了最好的白主任。

班主任,往往是让我们可亲可敬而又可畏的角色。三年了,我们给杨老师惹了不少麻烦。当有学生犯错,杨老师努力劝导,将同学拉回正轨;当同学生病后后,杨老师将他送往医院,陪护到凌晨;当……当我们终于毕业了,他红着眼眶说希望五一七班每一位成员,在离开母校后,都能永远记得彼此。一七,永远在一起。

阳光透过叶脉间的缝隙洒下支离破碎的背影,白色的窗帘被午后的热风吹得茫然无措。热情活泼的张颖老师,严厉而又可爱的杨美仙老师,如仙女飘下云端的周光宇老师,是在仲夏与我们相遇相知的。理科综合一度是我们拦路虎,三位可爱的老师在讲台上提出问题后满脸期待地望着我们,而我们木讷的表情早已出卖了自己空白的大脑。我们不止一次地私下吐槽,自己是理科班中隐藏的文科生,但正如杨美仙老师所说:“我不服心自己还教不会了!”三位老师想尽各种办法,仍要引我们渡过无涯的学海。

生物张颖老师因为年龄与我们相仿,和同学们关系更要近一些,我们很幸运见证了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她的要强干练也使我们看到了她美丽外表下一颗强大自信的心。她经常对我们说,五一七承包了她所有的骄傲,但亲爱的老师,您可知,遇到您,才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与幸福?

三年前,郝大爷用抄单词的方式征服了我们多半的课余时间,抄课文、惩罚本、背新概念、写“大爷独家出版,仿冒必究”的小卷、采用五十积分制、去自习室苦练衡水体、买断金考卷、背诵“be wild with joy”、“extend the warm welcome”,三年来,我们的成绩扶摇直上九万里,虽与大爷斗智斗勇,也有过抱怨,有过不甘,但大爷独特的表情包点亮了我们高三每一天,那一堂又一堂深刻而视角犀利的思想教育课,深深印在了每一位同学心中。“人生能有几回博,此时不搏何时搏?”您不服输的性格,我们将永远效仿!我们会无愧韶华,成为真正的、让您骄傲的弟子!

“下去个儿弄!”这是身材高挑、衣着时尚的数学徐金梅老师的经典口头禅。为了让我们更加优秀,忘不了她陪我们上晚自习到十点仍坚持问“谁还有问题上来问问”的倾情守候,忘不了她身患重感冒苍白着脸但仍要上好每一堂课的无悔付出。

在最后一堂课上我们同她告别之时,她攥着粉笔的手迟迟不忍心在申请毕业的请假条上签字。她哽咽着说:“有些人毕了业,也许一辈子也见不上面了,真的……”空气中微微弥漫着苦涩的诗意,好像有缓缓流动的透明胶水将时间凝结在了一起,过了好久好久,她才在黑板上郑重地写下“同意”。我的泪水,好似泄了闸的洪水,喧嚣而下。

还有啊,还有太多太多平凡而又刻骨铭心的小事,我已无法叙说。三年很长吗?似乎只是一张毕业照的长度;三年很短吗?却又似乎记录了一本斑驳而明媚的青春。

从三年前踏入市一中校门的那刻起,我明白,自己会经历一场别样的青春。如同远方呼啸而来的列车,我们期待乘上它经历“冬雷震震,夏雨雪”的奇异旅途,期待自己像影视剧男女主人公那样在雨打芭蕉声中漫步,在厚厚堆积的落叶上轻轻留下足迹,在晨曦初现的密林中轻吟一本好书,在某个不经意的回眸,邂逅一段真挚的感情,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疾驰的列车将我们带向不知名的远方。在人生的旅途中,总有一刻,身边的同学会离开你的列车,彼此踏上不同的征程。而如今,师长也完成了育人之责,轻轻离开,只留下目送的背影,看着你渐渐消失,消失在迷雾重重的未来。

但我不能忘记的是,三年来,在市一中所看到的一草一木,在市一中所前进的一尺一寸,在市一中所感恩的一字一言,在市一中所经历的一分一秒。

郁达夫曾在《远一程,近一程》中谈到,少年的悲哀,毕竟是易消的残雪。

可谁又能告诉我,当我重新回到明德一号楼二层,看到空空如也的墙壁,不复听到有琅琅读书声,不复有激情澎湃的讲课声,只有离情似海的游荡,为何泪水,依旧滚烫?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少年并非未识滋味愁,而是不堪离愁的寂苦,只愿淡淡忆起相识的欢乐,留下一句,二十年后再相会。

盛夏还在轰轰烈烈,盛会已意兴阑珊。

愿我们所有人,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517班 李佳馨(指导老师: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