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庆动态 文化活动 校庆征集 魅力一中 留言建议 资料下载 校友互动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活动

大江东去,余情还绕

日期:2019-07-26    点击数:  

大江东去,余情还绕

这是离开一中的第十天,从高压的学习环境中脱离出来,又陷入了焦虑的等待与轻松的喜悦。看见挂在墙上的毕业照,恍惚间,我又好像回到了一中,见到了那慈祥的笑脸和先生的背影——高大而意韵深长。

先生姓燕,名小龙。先生国字脸,戴眼镜,常常紧锁眉头,目光锐利。先生身量高,足有一米八零,一年四季西裤衬衫,穿着皮鞋却修炼出走路没有一点声响的绝技。他总是温柔,常常幽默,时而严厉,却能让全班同学胆战心惊。先生担任我们班的班主任及生物老师,与我们共同度过了三年的高中生活。

称他为先生,并非我着意标新立异,而是他足以担得起这份学子的敬重。先生将教学放在第一位次。他的新课导入生动有趣,同学们的实验兴趣也得到了升华。他讲解试题很耐心,总是能奇妙地了解我们的错误思路与问题所在。高三复习计划,每届更新,担心年轻老师没有经验,每种资料他都亲自制作一份作为样例,他承包所有最难讲解部分学案的设计,内容思路清晰,精华满满,他常常开玩笑说:”你们老师我做的学案,不敢说一个错没有,但绝对是最靠谱的。”我们都笑他小燕卖瓜自卖自夸,但却打心眼里佩服他做学问的认真仔细劲儿。

据统计,高中三年,他与每个学生单独谈话开导的次数不下10次,多者超过25次,全班54人,一次至少25分钟,三年来至少需要13500分钟,而这些时间,多数都是挤占了下班后他陪伴家人的时间。他担心学生的事甚至会整夜失眠,第二天带着布满红丝的眼睛来上课,同学们看到后,十分心疼。先生对于学生心理的把控常常令我们叹服,看到他的书架上放着许多心理学书籍,大家才明白他的敏锐来源于何处。同学之间常用这样的话相互劝告:“小心点,燕老师是懂心理学的男人,你瞒不了他的。”的确,一些“违法乱纪”的行为常常被先生遏制在了摇篮中,班级学风才能三年保持昂扬向上的态势。

高三时,他几乎每天都要对我们说点什么,或是鼓励,或是训诫,或是传授方法。小到涂卡方式、顺序,大到人生观世界观的形成,甚至常常为了我们未来结婚带娃而考虑再三。高考前最后一个月,他再也没有给过我们压力,每天都会给我们加油打气,让我们缓解紧张的情绪。为学生花钱,先生从不吝啬,高考最后一个月,每周都送给我们礼物,第一周的猕猴桃,第二周的黄桃,第三周组织大伙看电影,第四周的山竹和荔枝,最后一周他亲自发到每个人手中的棒棒糖和那块人人有份的近一平方米的大蛋糕。我把先生送的水果带回公寓,在妈妈面前炫耀,说这是燕老师给我们买的水果,然后喜滋滋地放进冰箱。这些一点一滴的温暖,让人难以忘怀,转化成了我们积极向上的动力,因此,我们不曾辜负每一个日子,为了自己,更为了先生。

许多人心中的好老师或许是《死亡诗社》《放牛班的春天》中那些反抗体制,释放孩子天性的老师。但填充我整个学生时代记忆的,却是先生这样正直善良的传统教师。正是先生用他的严厉与包容锻造了我们。三年高中生活或许有点枯燥,艰难,没有特立独行,没有绚烂多彩,但是遇到先生这样的好老师,便是我们一生的幸运。每一位同学的砥砺前行,都离不开先生的陪伴与引领,许许多多的经历在我记忆长河中泛起涟漪,熠熠生辉,给我的青春镀上了七彩的虹霓。

时间是长河,汹涌而逝。大江东去,枕下终夜是江声;侧左,滔滔在左耳;枕右,滚滚在右颊;滚滚滔滔,澎湃激越,大江东去,余情还绕。


504班 贺冰甜(指导老师:王喜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