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庆动态 文化活动 校庆征集 魅力一中 留言建议 资料下载 校友互动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活动

忆外公的鄂尔多斯一中

日期:2019-07-24    点击数:  

2018年,我从鄂尔多斯一中毕业,五十五年前,外公从这里毕业。岁月更迭,一中依旧,我们沿着亲情的脉络进出一中大门。

外公出生在达拉特旗,1957年的达拉特无初中可读,外公只能辗转来到一中参加选拔考试。一群不愿守着黄土地的孩子,从全市各地踏入一中礼堂,无人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成绩,但人人都明白他们在改变自己的命运。回忆起这场考试,外公依然带着紧张与激动的情绪。

外公的中学时代伴随着国家的大变革,他初中经历了大跃进,高中经历了三年困难时期。宏大的国家历史,在他的口说手比中,演化为一这个小小的缩影。

当年的一中在大跃进之风影响下,发动学生勤工俭学。学校化身工厂,热热闹闹地办起了豆腐坊、木匠铺,裁缝铺和砖厂。劳动课上,学生根据分配去不同作坊帮忙。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我贫乏的头脑难以想象那浓烟滚滚的土钢炉、吱呀作响的缝纫机和一个个赤着脊背排队搬砖运瓦的学生,只能从外公的言语中感受到“40后”的青春的激情。

课业之余不止有劳动,也有“外交”。当年中苏关系密切,俄语是必修课。外公与几个同学办起俄语小组,和俄罗斯学生写信交流,顺带交换邮票。你来我往,不亦乐乎。和苏联学生成为笔友,是当时一中的“时髦”。

我曾让外公对比初中和高中生活,他说初中很快乐,而高中却很艰苦。反溯历史,他的高中,恰好对应了令人心酸的三年自然灾害。

升学之际,退学风潮愈演愈烈。团委数次召开学生大会,以组织名义请求有退学想法的学生进入高中。苦苦挽留之下,有少数继续升学。1960年秋开学,5个班的读书声终于在校园里响起。每逢寒假,一批人背着行李回家过年,来年春天,一些人留在故乡,一些人继续前行。到毕业时,经过不断拆分整合,那一届只留了三个班的学生准备冲高考。饥饿的镰刀亦在逼迫少年们放弃求知的梦想。学校没粮,家里没粮,只能辍学。学校被迫推行食堂制,定额分配食物。周末休息,他们会结伴而行,去收割过的田野里捡剩下的萝卜和山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不少人出现浮肿症状。

后来,我问外公:“日子艰苦如此,为何还要执意读书?”

答案很简单,“只是为了走出生活的困境”。

那个年代里,每个人都陷在生活的泥泞中,在泥泞中,他们艰难跋涉,佝偻着身躯,踩出一个个深浅不一的脚印。泥泞诞生了跋涉者、奋进者,让那一代青年拥抱了一种精神,一种高贵、博大、不屈不挠的精神。

外公在一中度过了六载光阴,苦乐有与,悲欣交集。晚年的他忆及一中,充满自豪和激动,我可以感受到一股青春源泉在他年迈的躯壳里奔流激荡。这是一中的精神印记,是一个国家自强不息的烙印。

感谢外公,让我了解了他和一中的过去,让生长在舒适环境中的我领略了奋斗的精神,意志的力量。感谢一中,用三年的磨砺换我们日后的不卑不亢,让杏坛下的学子有了更多选择的权力。

如斯努力,方有外公今日的成就。我亦在一中的呵护下,默默前行。

当一个人在平坦的青石板上走惯时,在讴歌的嗓音苍白无力时,面对秋风徒留叹息时,总想重新在泥泞中跋涉一番。那一代代埋头苦学、砥砺前行的人儿,将成为永恒定格的一中回忆。

483班  安阳